2019年师铎奖得主甄晓兰 补救教学幕后推手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10L半生活598人已围观

「教育,是用智慧开启智慧,用生命感动生命的事业」这是今年(2019)师铎奖得主、国立台湾师範大学教育学系教授甄晓兰老师,担任教职逾30年的座右铭。

在过去10多年的年日裏,甄晓兰与团队,共同致力提升偏乡教育品质、投入偏乡师资辅导与补救教学领域,受益师生超过千人。甄晓兰受访时谦称:「这份荣耀(指师铎奖)是属于每位共同努力的团队成员的。」本身是基督徒的甄晓兰感谢上帝,给她机会在教育职场服务,她只是忠心扮演管家角色,在老师这个职份上,努力做到「忠心、良善、有见识、无愧主名」。

2019年师铎奖得主甄晓兰 补救教学幕后推手

甄晓兰老师

深受大学主内恩师吴振芝影响
谈到当初决定投身教职的缘由,甄晓兰说,在进入大学之前,「当老师」并不在她的人生及职涯选项上,而是在成功大学历史学系读书时,受到大一班导师吴振芝(后来担任成大历史系主任、文学院院长)的身教言教榜样的影响,才想担任教职。让甄晓兰至今印象深刻的是,「吴振芝老师不单是学识渊博,在教学以及老师的位分上忠心以对」,上吴振芝老师的课,不但长智慧,且有如沐春风的感觉。甄晓兰说,吴振芝老师对学生的影响,不单是在知识的传授,而是只要老师站在那裏,学生就会主动去找她说话。本身是基督徒的吴振芝,不会跟学生传「教」,但她所讲出来的话语,很有智慧,满有神的生命及恩典在其中。

2019年师铎奖得主甄晓兰 补救教学幕后推手

甄老师和影响进入教职恩师吴振芝老师合影。

每个礼拜二晚上,住在学校宿舍的吴振芝老师,就会开放住家,邀请学生来家庭礼拜,虽然甄晓兰从小就在教会长大,但她参加老师的家庭礼拜,感觉到很自在和轻鬆。到了大三的时候,甄晓兰对于成为像吴振芝这样的老师心嚮往之。后来,甄晓兰参加校园团契所举办的第一届青年宣道大会(青宣)时,她就回应神「如果有机会、神也开路,我愿意成为一位老师!」

大学毕业后,甄晓兰进到伯大尼美侨小学任教。在那三年半的时间裏,甄晓兰发现,国外设计的英语教材,不仅有效提升学生学习兴趣及成效,更具体帮助新进教师的教学。甄晓兰说,她原本想要成为的是一位历史老师,但神带领她在这段任教经验中,开始对教学及课程设计产生兴趣,后来出国深造,就是攻读教育学位,

甄晓兰感谢主:「祂对每个人有最好的Project,让我可以一路看见方向。」在大学时期遇到恩师吴振芝,让她立志成为老师,而在伯大尼任教期间,找到所要投身的教学及课程设计领域,后来就进入教育系担任老师,过程中可以清楚感受到神的保守和带领,如今回想,正是神的恩典之路。

教育,是生命感动生命
自国外学成归国后,甄晓兰受聘到国立嘉义师範学院任教,并担任该校最后一任公费生导师。在学生毕业时,甄晓兰在毕业纪念册上,写下「教育,是用智慧开启智慧,用生命感动生命的事业」这样的导师感言送给学生。

从嘉师到后来进入台师大任教,超过26年的教职生涯中,已是无数「老师的老师」的甄晓兰也是用那句送给学生的话自我期许和惕励。对甄晓兰来说,那就是每的面对和实践,惕励着她「不要在任教的生涯中,有一点成绩之后,就在旁人的讚赏及掌声中感到满足,而是要始终牢记,当初立志要『成为老师』的那份初衷与热情!」

在浸信会怀恩堂聚会的甄晓兰,也特别谈到周联华牧师对她的影响。甄晓兰回想,有一年她要出国进修的时候,她有想要就近旁听学校附近神学院课程的想法,于是甄晓兰就请教周牧师的意见。周牧师对甄晓兰说:「不用,就把教育的专业学好、做好,就可以了!」

甄晓兰说,那是周联华牧师生前对她很重要的一个提醒,因为若是以她一个为人师表者,没有在自己的专业上好好扎根学习的话,其实对人、对神都是有亏负的。在大学的教职,是神交给她的职分,成为「忠心、良善、有见识」的管家,管理好自己手中的工作,就是做到圣经教导的「好管家」。

偏乡教育提升是团队效力
谈到投入提升偏乡教育品质、投入偏乡师资辅导与补救教学领域的看见与初衷,甄晓兰说,就是「看见偏乡教学现场的需要」,而这个工作是团队合作的成果,用圣经的话来讲,就是「万事互相效力」,并非是任何一个人的功劳,每个参与其中的,都很重要。

甄晓兰回想,当时她进行研究案,做调查及访谈偏乡的学校时,发现城乡地区不但学习落差很大,偏乡学校的在地差异性以及各校的教学生态都不一样,因为看到这个「不同」,于是后来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计画,进行偏乡教育生态的调查,以发现学生的学习需求及落差。以偏乡补救教学而言,就是贴近学生、关怀学生,让孩子不再只是课堂上的「客人」,而是在学习上有成功经验,培养出继续学习的动能,学力得以重新培养,更重要的是「重新诱发学习兴趣」。

甄晓兰说,在偏乡任教的老师是很辛苦的,一方面他们很多都是代理或代课老师,甚至是「新手老师」,但所接触的孩子,相较于城市裏的孩子,不但学习资源少,来自学生家长的支持也少,期待偏乡老师既要成为孩子的生活保母,还要把他们的课业顾好,还要发展教材,特别是对于学习成就落后的学生,不太可能就是用旧有教材再教一次,而且还要「有效的教」,这太为难偏乡老师了。

后来,甄晓兰带领团队,执行教育部补救教学计画方案。提供教师关于补救教学的增能研习,充实相关知能,更协助教育部规画国小到高中的学习支援系统方案,开设差异性教学的教师研习,并办理高中职阶段补救教学的师培课程,后来再接受教育部国教署委託推行「国民中小学补救教学辅导谘询团队培训与入班辅导系统建置计画」,已培训近500名入班辅导人元以及300多位到校谘询人员,协助包括偏乡在内的学校推动学习扶助(就是补救教学)方案,这个成绩不是一个人达成的,而是团队合作的成果。

把学生教好 是老师职责所在
「是学生帮助每个为人师表者成为一个好的老师,而这个计划的背后是一群很投入的老师看见偏乡教育的需要,劳心劳心共同完成的。」甄晓兰说,家庭弱势和学习低成就学生,城乡都有,只是比例的问题,老师的投入及适当的教材非常关键。可喜的是,目前很多民间机构已经投入,更有很多热血老师就进到教育现场,这都需要被肯定。

甄晓兰提醒每个关心教育的家长及社会大众,每个有学习需求的学生,无论是资优生还是学习落后的学生,都需要透过不同的方法来帮忙他们,即便是进到偏乡,透过教育帮忙当地的孩子,都千万不要觉得「自己做了多伟大的事」,因为老师在教学的工作上「对学生负责」,那是职责之所在,就是持续做,就对了!

2019年师铎奖得主甄晓兰 补救教学幕后推手

甄晓兰老师在台师大办公室受访时留影

相关文章